第1519章 都会走同样一条路(1 / 2)

加入书签

“喂。”

“湛廉时回国了。”

海漫枝看着远处的草地,因为天阴下来,这些草儿看着也没那么鲜绿了。

“回的哪?”

“京都。”

“嗯。”

海漫枝拿下手机,她视线依旧在这片草地上,许久没动。

“现在年纪大了,不能像年轻时那样了,溜一场马,汗都没怎么出。”侯淑愉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说。

海漫枝放下手机,拿起衣服走过去,“终于服老了?”

侯淑愉当即看向她,“诶,我说这话可不代表我认为自己老。”

这样都不承认自己老,不愧是一直爱美的侯淑愉。

海漫枝笑着摇头,“嗯,你永远年轻。”

侯淑愉知道自己爱美,也知道这个年纪不服老不行,不过,她就是不会承认。

听见海漫枝这打趣的话,她完全接受,并且笑的舒坦,“那是,我再过二十年还是现在这样。”

“呵呵,对。”

“不过,说真的。”

侯淑愉看着海漫枝,对她眨眼,“在我眼里,你还是像年轻那会,一点都没变。”

这话含着真真的真诚,不带半点说假。

因为这是她的心里话。

海漫枝看着侯淑愉,这双永远黑亮有神的眼睛,说:“在我心里,你也一直和以前一样。”

两人洗了个澡,收拾了回去。

海漫枝在京都有房子,所以尽管侯淑愉让她去她那住,她也没去。

不过,两人今天说好了,在海漫枝家里吃饭。

现在这天看着要下雨,她们便去菜场,准备买菜回家做晚饭。

只是两人刚上车,外面便下起雨来。

这雨不小,一下子便模糊了整个京都。

侯淑愉看着外面的雨,说:“还真是说下就下,来的快的很。”

海漫枝说:“没办法,老天爷的想法,咱们摸不清。”

“呵呵,是,老天爷的心情最是捉摸不透。”

两人说着话,忽的,海漫枝转过话头,“说起来,不知道是不是人年纪大了的关系还是怎么,现在看到孩子就特别的喜欢,想要亲近。”

听见这话,侯淑愉眉一挑,看向坐在身旁的人,“想结婚了?”

海漫枝摇头,笑容从容,“倒不是,就只是喜欢孩子。”

说着,她脸上的笑浓密,“昨天那孩子见了,心里就说不出的喜欢,晚上做梦都还梦见了。”

“啊,原来你说的是可可那小丫头啊。”

“我跟你说,那孩子机灵的很,谁见了都喜欢,甭说你,我都喜欢那丫头,就是……”

侯淑愉话语顿住了,脸上神色也不似之前那么轻松了,她眼里有了丝复杂。

海漫枝难得见她这般,说:“怎么了?突然吞吐起来?”

“这倒不像你。”

海漫枝主动问,两人又是多年的好朋友,对方的脾性什么都知道,侯淑愉也就说了,“如果是别人,我还真不会说,但是你,你又问了,我也就跟你说吧。”

海漫枝眼中神色轻动,笑着说:“看来这还是一个不大好的故事呢。”

“哎,这事情要说起来,那就长了,湛家……”

在一片浓重的雨幕中,车子减缓速度,往前方行驶,外面雨声哗哗,车里却是安静。

也就是在这片安静中,侯淑愉把林帘,湛廉时,韩在行,赵起伟,刘妗几人的事告诉给了海漫枝。

不是多长的故事,车子还没到菜场,侯淑愉便已说完。

海漫枝脸上没有那看淡一切的笑了,有的是听完故事,却还未从里面抽身出来的沉侵。

“我们都是活了一把岁数的人了,也是曾年轻过,爱过,哭过,痛过,再回想我这两段婚姻,当初身在其中,也是难以抽身,她们现在就像咱们每个人年轻时一样。”

“都那么爱,那么执着。”

侯淑愉不无感叹,不无唏嘘。

每个人都会年轻,每个人都会走一条避无可避的路,谁也别说谁。

只是很多事,真的只有到一定的年龄才能想清楚,才能看开。

当然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开,有的人终其一生可能都不会走出来。

海漫枝交叠在身前的手微动,眼里神色已经恢复,“确实让人想不到。”

侯淑愉笑,看她,见她脸上没有轻松,也没有身为旁观者的感叹,反倒像局中人,没有出来。

“是不是觉得年轻人的感情挺不错的,那么真,那么让人想要体会体会?”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科幻灵异相关阅读: